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场强拆引发的微博维权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8:54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现在的钟如九每天都更新微博,而且经常一天内连发数条。2010年底,她获得了由人民网、中青在线和天涯社区联合颁发的“2010年度微博人物评选维护权益奖”,如今,她的微博粉丝超过3万人;而在去年9月10日之前,她还是个“只会用QQ聊天、听歌的菜鸟网民”。

这一切源于那场震惊全国的“9·10宜黄拆迁自焚事件”。

一场强拆引发的“微博维权”

身上、脸上都长了厚厚的伤疤,而且痛痒难忍,在北京304医院的病房里,“宜黄拆迁自焚事件”的受害人罗志凤、钟如琴母女如今每天都在与身体及心理的创伤作斗争。钟家家属则栖身于附近的一间小房子里,每天往返于住所和医院之间,照料伤者的生活起居。

正是那场“自焚抗拆事件”打破了钟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2010年9月10日,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副县长李敏军带领数十人来到客运站旁边的钟家“做拆迁思想教育工作”,随后与钟家发生冲突。在这场冲突中,钟家三人,包括钟家女儿钟如琴、钟家母亲罗志凤和钟家大伯叶忠诚点燃汽油自焚。

9月16日,钟家两姐妹钟如翠、钟如九准备乘飞机到北京上访,被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带领40余人拦截在南昌的昌北机场。随后,二人躲进女厕,通过手机向外界求援,直至记者赶到才得以脱身。

钟如九最早于2010年9月17日开通微博,至9月27日,她已经获得了28872人的关注。钟家自焚抗拆事件迅速在微博上被网友转载,并引起国内主流媒体的纷纷关注。

10月10日,江西省政府宣布,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被双双免职。宜黄县政府也在积极配合医院为烧伤的钟家母女治疗。

目前,钟家在北京的一切开支全部都由宜黄县政府埋单。钟家大女儿如翠称,她们现在把每一笔生活必要的开支都索要发票和收据,哪怕是去菜市场买菜,据说每隔一段时间,宜黄县就会报销这些票据。

除了自焚抗拆事件本身,对钟家受伤母女的抢救及其日后的康复也得到了媒体和社会人士的持续关注和支持。

早在2010年9月26日,钟家母亲罗志凤病危,微博网友就展开接力,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微博营救,最终,北京解放军304医院将钟家火速接往北京诊疗。

9月27日中午,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的王才良律师和朱孝顶律师就迅速赶到医院看望钟家受伤的母女。这一天,他们一个正在感冒,一个头天夜里还熬夜工作到三点半。他们不仅为钟家提供法律援助,还拿出1000元让钟家为受伤的母女买营养品。2010年春节,一位名为“巴黎行”的网友得知了钟家的情况后,多次到医院探望,并给钟家母女带去围脖、毛衣等礼物,还特地赶去为钟如琴补过生日。

北京解放军304医院的蔡医生不仅为钟家母女提供身体烧伤的治疗,还建议他们要去心理门诊就医,尤其是钟如琴,年轻的她内心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这一切都让钟家人“不再孤单”,来自四面八方的爱给正在治疗过程中的母女带来莫大的鼓舞,他们的伤势也日渐好转。a

而这一切信息的记录者和发布者正是钟家的小女儿钟如九。

如今,在微博里,钟如九除了坚持记录母亲和姐姐的康复进展,她也在积极关注跟强拆、自焚、打拐等相关的信息。获得“2010年度微博人物评选维护权益奖”的钟如九,在微博中除了感谢网友与她一路微博维权,也表示,希望日后能借助微博的力量,与大家一起拯救更多的弱者。

为遏制强拆寻找制度落点

实际上,早在2009年,成都居民唐福珍就曾以自焚的方式抗议强拆,并不治身亡。虽然用生命抵抗,她仍未保住自己的房子。

这一事件后,北京大学五名教授曾联名上书人大,建议废改国务院2001年颁布实施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以下简称《条例》)。

唐福珍自焚事件对北大教授沈岿触动很大,作为此次的“上书人”之一,他觉得,“作为学者应该做点什么”。另外一个“上书人”王锡锌教授认为,在该条例实施的时间里,正是中国城市化进程加速房地产市场迅猛发展的阶段。在这一进程中,因拆迁而引发的各类矛盾、冲突、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所以,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了拆迁条例上。

“拆迁条例”废旧立新的话题曾贯穿了整个2010年。从1月29日开始,国务院法制办就《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下称“新拆迁条例”)问2011年1月19日,历时颇久的“新拆迁条例”终于正式出台并实施,该条例取消了行政强拆,将强制拆迁的权力交给了法院。

宜黄自焚抗拆事件曝光后,钟如九一家也在密切关注“新拆迁法”的进展。钟如九曾表示,“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私信,也有很多人网上找我,让我关注一下他们被拆迁的情况。”

不过,有法可依是一回事,是否依法办事又是另一回事。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并未给暴力强拆画上句号。

2011年4月20日,因遭遇强制拆迁,湖北省鄂州市48岁的女教师王锦兰发生意外“自焚”。

紧接着,4月22日,湖南株洲58岁的农民汪家正,在自家房顶自焚,以反抗株洲荷塘区法院的强制拆迁。7天后,汪家正在医院不治身亡。

5月9日,江苏兴化53岁的张桂华,因法院要强拆其使用了10多年的浴室,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火自焚。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汪家正还是张桂华,这两起自焚事件中,执行强拆的都是当地法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在微博上质问,“正在强拆的执政者们,你们到底想拆出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事实上,早在新拆迁条例出台之前,就有学者对法院强拆的作用有过警示和质疑。

北大法学院教授王锡锌对媒体表示,将强制权力转移到法院后,一定程度上能够形成有效制约。但他强调,法院要有足够的独立性,不受行政的干预,才能发挥实质性作用,而在拆迁这个问题上,法院的独立性面临很大挑战,原因在于,“一个城市的拆迁很可能是当地政府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有多大可能去发挥审查制约的作用呢?”

在宜黄自焚抗强拆事件告一段落之后,宜黄县政府一位署名“慧昌”的官员写信给财新网,剖析这一事件。“慧昌”认为,地方政府为实施地方发展战略,强拆在所难免,或者说是不得已而为之;从一定程度上讲,“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但在新拆迁条例通过以后,政府已不具备强拆的权力。在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才亮看来,这会使得政府强拆的手段发生一些变化,比如,政府可能钻“违章建筑”的空子,称某处为违章建筑,然后再“合理地”进行强行拆除。

王才亮认为,为了迅速拆迁加快土地开发,有的地方除了以拆违的名义,还可能动用黑社会力量进行强拆。前者可以对被拆房屋不进行任何补偿,后者可以让被拆迁户找不到暴力强拆的责任人,无法诉讼,求告无门。

今年5月,国务院又发出通知,将在全国范围内检查征地拆迁制度的落实情况。在6月20日前,各省(区、市)需将自查情况报告给国务院,而从6月下旬开始,住建部、国土资源部、公安部等多个部门将组成督查组进行督查。

王才亮认为,这是中央政府对近期多起流血暴力拆迁事件的回应。

2011年1月19日,“新拆迁条例”终于正式出台并实施,该条例取消了行政强拆,将强制拆迁的权力交给了法院。然而,有法可依是一回事,是否依法办事又是另一回事。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并未给暴力强拆画上句号。最近一些强拆事件的发生提醒人们,在扩大社会救济途径之外,如何在制度上有效地节制乃至禁止强拆,仍然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上海大众斯柯达呼吁社会各界给予拆迁及社会救济问题更多关注,更多活动详情敬请登陆百度搜索关键字“昊锐”人文关怀。

深圳代理记账服务

深圳筹划税务中介

深圳代理记账财务

深圳筹划税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