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太监鱼朝恩率神策军护驾有功升为天下观军容使【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7:04:42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

鱼朝恩是泸川(今四川泸州)人,出生在玄宗开元十年(722)。天宝末年,他进入宦官机构内侍省供职。鱼朝恩生性聪明而为人狡猾阴毒,在内侍省应差期间,以粗通文书,传达诏令,逐渐受到信用。宦官本是在宫内侍奉皇帝及后妃的贱役奴仆,对军事完全是门外汉。但宦官是皇帝身边的近臣,在外统军大将手握兵权,皇帝虽委以重任,实则并不十分放心。为了防范大将拥兵作乱,派宦官为监军,这做法就形成为固定的制度。鱼朝恩随从肃宗至灵武后不久,被派到大将李光进军中担任了监军。

天宝十四年(755)至广德元年(763)鼎盛时期爆发的安史之乱,这场历时七年多的社会战乱,使李唐王朝由盛转衰,使中国社会陷入长达两百余年的军阀割据分裂时期。

自唐高宗(李治)时起,边疆地区一直驻有重兵防守,到了玄宗()当政时,又在边疆一些地区设置军镇,以加强守御和开拓疆土。一个军镇管辖几个州或一个道,主将称节度使。这节度使最初只管军事,后来逐渐兼管行政和财政,权力很大,实际为地方上的土皇帝。节度使的地位与朝中的宰相差不多,宰相外任便是节度使,节度使建立军功可入朝为相。玄宗天宝年间,边疆地区的10个节度使共拥兵49万之多,而且战马精良,兵仗充足。朝廷的禁军才12万人。天下军事局势成外重内轻之态。当时,深受玄宗李隆基重用的胡人安禄山,身兼任平卢(今辽宁朝阳)、范阳(今北京)、河东(今山西太原)三镇节度使,掌握着15万军队。安禄山曾几次进京,对朝政腐败和军备松弛,十分清楚。随着手中权力的扩大,安禄山的政治野心也日益膨胀,他招兵买马,积屯钱粮,密谋叛唐,夺取天下。而玄宗皇帝李隆基却是专宠,荒疏政事,终日沉醉于歌舞宴欢之中。先后把持朝政的李林甫和杨贵妃族兄杨国忠,专权行事,排斥异己,搞得朝野上下一片怨声,处于混乱局势。

安禄山于天宝十四年(755)11月9日,在范阳扯起叛乱旗帜,挥军南下。叛军号称20万,步骑兵在河北平原上,鼓噪动地,尘土敝天,一路长驱直进。中原郡县因百年无战事,武库里兵器生锈,铠甲腐朽,无军可用。地方长官不是望风奔逃,就是开城投降。安禄山仅一个月,便占领了东都洛阳,自称大燕皇帝。

唐军大将高仙芝和封常清退兵保守潼关。在军营里,有一个玄宗派来的宦官边令诚当监军。这个边令诚与高仙芝意见不和,他利用入朝奏事的机会,在李隆基面前歪曲夸大事实,告高仙芝和封常清指挥不当,失地几百里,还诬告高仙芝克扣军饷。玄宗李隆基听后大怒,也不派人查实,就让边令诚带着诏书回到潼关,在军中处斩了高仙芝和封常清这两位将军。

拒守潼关的大将哥舒翰,于6月在皇帝的一直催令下,引兵出关,结果大败,潼关失守。玄宗李隆基带着皇太子和左右近臣,仓皇出京而逃,途径马嵬(今陕西兴平西),发生兵变,杨国忠及杨贵妃被杀。当地老百姓遮道请求玄宗回驾抗敌,玄宗李隆基留下皇太子(李亨)抚慰民众,自己继续西逃,进入四川避难去了。

在马嵬兵变后,皇太子李亨带着几千人马,日夜兼程赶到灵武(今宁夏灵武)。7月13日,在灵武的文臣武将拥立下,即位称帝(史称肃宗),改年号为“至德”,遥尊玄宗李隆基为太上皇。肃宗即位,便是树起了领导军民抗击安禄山的大旗。灵武是朔方节度使的治所,兵马粮草充足,地理位置也很显要,向北可招集边塞的各部驻军,向西可征调河西与陇右的劲兵,向南可兵指关中收复京城,向东可进军河北包抄安禄山的巢穴。灵武使肃宗获得立朝之地,但此时文武大臣不到30人,其中堪称栋梁者不多。在此紧急形势下,跟随肃宗来到灵武的宦官李辅国、鱼朝恩等人,便自然受到了重用。鱼朝恩得宠并掌握了兵权。

就在肃宗即位的当月下旬,正在前线的朔方节度使、河北节度使李光弼奉命率数万兵马赶赴灵武,肃宗新朝的军威这才显出雄强振奋气象。郭子仪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原职灵武长史、朔方节度使仍旧保留。李光弼被任命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太原留守,带5000兵马赴镇防守。肃宗以其长子广平王(李)为节制诸将的天下兵马元帅。

安禄山在至德二年(757)正月,被其子安庆绪杀死。安庆绪残暴昏庸,只知在后宫纵酒取乐,大小事情由谋士严庄一手包办。肃宗于是月15日,从灵武向关中进发。2月,河西、陇右的官军以及西域回纥兵会于凤翔。随后数月间,官军与叛军在关中、河东一带展开激烈争夺。9月下旬,双方在京城西面相遇决战,官军大胜,收复长安。广平王与郭子仪率军乘胜追击,仅用一个多月时间,收复了东都洛阳。鱼趄呃在肃宗返回京城后,被任命为三宫检责使,以左监门将军知内侍省事,成为宦官头目,执掌内宫事务大权。官军继续东进,鱼朝恩又奉命担任神策军监军,驻扎于陕州(今河南三门峡)。充分得到了肃宋提拔重用。

安庆绪在官军收复洛阳后,率叛军退回河北,在相州(今河南安阳)强拉壮丁,重整人马,拚凑起数万之众,声势再振,恢复其大燕王朝。

肃宗在乾元元年(758)9月,命九节度使,朔方郭子仪、河东李光弼、关内王思礼、镇西李嗣业、淮西鲁炅、兴平李奂、河南崔光远、滑濮许叔冀、郑蔡季广琛,兵围相州,讨伐安庆绪。按职衔论,九节度使地位相同,职权相等,互不统属。他们所统兵马有20万多。如此巨大的兵力,必须有统一的前敌指挥,以便协同作战。只因肃宗生性猜疑,担心将帅权力太大会生变故,而郭子仪与李光弼都是战功卓著的元勋,难以听任管辖,所以不设元帅,任命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总监诸军。设观军容使始于此役,宦官监军的权力更加扩大。

郭子仪在10月,带朔方军渡过黄河,在获嘉(今河南获嘉)打败叛军守将安太清。安太清退守卫州(今河南汲县),郭子仪紧逼不放。与此同时,鲁炅、季广琛、崔光远、李嗣业等将也率军与郭子仪会合。

围攻卫州,安庆绪出动7万大军前来增援,被郭子仪击败,并俘杀安庆绪之弟安庆和,一举攻克卫州。安庆绪逃回相州,郭子仪会同。许叔冀、李光弼、董秦、薛崇训等各路将领相继赶赴相州,尾追至城下,合围会攻安庆绪。安庆绪收集队伍,在相州城西的愁思冈与官军再战,又遭惨败,损兵折将达3万余人,安庆绪只得退入城中死守,并派人突围到范阳向史思明求救。为使史思明发兵,安庆绪许诺解围之后,将大燕皇帝之位让出。史思明心中暗喜,出动范阳13万兵马,分三路南下援救安庆绪。史思明看到官军势众,便采取徐进观望策略,他先派李归仁带万名步骑兵进至滏阳(今河北磁县),与安庆绪遥相呼应。河南节度使崔光远是年11月攻克叛军占据的魏州(今河北大名)。狡猾的史思明乘官军阵脚未稳,急攻魏州,崔光远因接战失利,复失了魏州。

安庆绪因守在西靠太行山,南临黄河的三角地带,相州城,史思明的大军又从三个方向对郭子仪等将领构成半月形包围态势,整个战局对官军极为不利。河东节度使李光弼识破史思明的战略意图,他献计献策:“史思明占领魏州按兵不动,是想等我军懈惰之后,再以精锐攻击。我军应及早采取主动策略。我愿率河东兵与郭将军朔方兵同逼魏州,史思明鉴于两年前的嘉山之败,一定不会轻易出动。另外,相州城下我各路大军加强攻势,一旦打破相州,除掉安庆绪,史思明必定引兵北还范阳。再到那时,我军乘胜追击,定能大获成功。”李光弼这个作战计划,被对用兵打仗的监军使鱼朝恩否定,随后的战局便急转直下,官军策略失误,而战机得失瞬息变化。

史思明于乾元二年(759)2月,在魏州城北筑坛祭告天地,自称大燕圣王。相州城下,官军自冬至春,久攻不克。镇西节度使李嗣业焦躁忿然,身先士卒率军攻城,不幸中箭阵亡。郭子仪在城外筑垒掘壕,引漳河水灌城,相州城中井泉溢水,粮草告尽,一只老鼠竟卖价数千文钱之多。

安庆绪困兽犹斗,死守待援。围城的官军,在旷日持久的攻坚之下,粮草亦告急迫。如果此时诸将合力猛攻,必能获捷。但是由于缺乏统一指挥,各军进退互不相属,致使消耗过多,上下离心,士卒疲惫,难以攻下相州城。

史思明在2月底,指挥叛军出魏州南下,进逼相州。3月初,官军以60万人的优势兵力与叛军决战于滏水(安阳河)之北。开战之后,双方奋力拼杀,伤损相当。郭子仪率军继后,正要布阵迎敌之际,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咫尺之间人马不能相辨。两军大惊,各自溃退,兵仗装备丢弃于路,损失极为惨重。史思明得知唐军全已撤退后,便收拢兵马,赶到相州,立即杀死安庆绪。留其子史朝义守城,史思明回到范阳,于4月自称大燕皇帝,继续扩大势力,争霸大唐江山。

肃宗的官军在相州城下,溃散而退,功败垂成。身为监军使的鱼朝恩,不但不思自己的过错,而且在肃宗面前巫告郭子仪等将,将战败的罪责推卸得一干二净。鱼朝恩恶人先告状的谗言,激发了肃宗对郭子仪“拥兵太盛”心存戒备,疑虑更重。肃宗便在7月,召郭子仪回京城。叛乱未平,正是用兵之际,却轻易免去大将之职,对战局和军心影响甚大。可见宦官鱼朝恩监军的弊病危害之深,肃宗的江山处于危难之中。

史思明叛军9月大举南下,进逼洛阳。接替郭子仪的李光弼兵力不足,拼死奋战,仍不能阻挡叛军攻势。李光弼下令吏民撤出洛阳,退守河阳(今河南孟县)。洛阳遂再次为叛军所得之中。

上元元年(760)9月,朝臣中有人上奏肃宗:“郭子仪善于用兵,多次为朝廷立功。为何让良将闲处而不用,使得叛军逞凶于中原呢?”肃宗鉴于形势,决定起用郭子仪率军平定河北。肃宗的诏令刚刚下达,鱼朝恩又从中阻挠,致使皇帝的成命不能施行。鱼朝恩出于一己之私心,嫉妒郭子仪功大位高,极力加以贬损,真可谓滥用皇帝恩宠信任,起了叛军无法达到的破坏作用,给肃宗王朝带来损失。

史思明在上元二年(761)2月,进攻河阳李光弼,屡次无功,便派奸细潜入官军营中散布谣言:史思明军中士卒多半是河北人,厌战思归,军心不稳。有人将此消息报告给在陕州的鱼朝恩。急于邀功的鱼朝恩,急忙上奏给肃宗,请求命令李光弼出兵攻取洛阳。李光弼接到命令后,立即上奏肃宗:“叛军兵锋正盛,不可贸然轻攻。”肃宗仍坚持进攻的命令,并派宦官催督出兵。李光弼难违君命,只得与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一同兵出河阳。鱼朝恩与神策军节度使卫伯玉,一同率军进攻洛阳,收复河阳和洛阳。

仆固怀恩是铁勒族人,作战勇猛但刚愎自用,他的部下既有蕃人也有汉人,都是剽悍劲卒,恃仗战功常干些不法越轨的勾当。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时,常倚靠仆固怀恩的部众,所以对他们比较宽容优遇。而李光弼治军纪律严明,执法如山,仆固怀恩不敢妄行胡为,但心中常怀不满。他多次巴结鱼朝恩,上言东都可从中取巧。

官军与叛军前锋在2月23日,相遇于洛阳西北的邙山。李光弼命令在险要地形处布阵迎敌,而仆固怀恩却要在无险可据的平原处列阵。李光弼仆固怀恩说服道:“据险列阵,可进可退。若在平原列阵,一旦失利,便会全军覆没。史思明也是善于用兵的人,不可轻视。请将军务必据险布阵!”仆固怀恩心中不服,转身去找鱼朝恩。与九节度使围攻相州一样,鱼朝恩对这次进攻洛阳的各路兵马握有提调之权。由于将领意见相违,官军列阵的地点,迟疑不定。史思明趁此机会,督军猛冲,官军死伤数千人,丢下军需装备,败阵溃退。李光弼与仆固怀恩一直退到黄河北岸的闻喜(今山西闻喜),鱼朝恩与卫伯玉奔回陕州,留守河阳的官军也弃城撤退。唐朝廷以邙山之败,免去了李光弼的天下兵马副元帅职务。

史思明在洛阳西北的邙山得胜后,又借势进兵攻打潼关,占领长安。他又命儿子史朝义进攻陕州。屯守陕州的神策军与增援的其他官军,天3月在卫伯玉指挥下,曾多次打退史朝义的挑战。气得史思明大骂儿子史朝义无能,扬言依军法处斩。史朝义心中惶恐不安,父子间产生了矛盾。

激化史家父子的矛盾,有一缘由。史思明还未显达时,有一辛姓富户家的女儿,执意嫁给他。史思明娶辛氏后,所生子叫朝清,十分溺爱。史朝清长大后,酗酒好杀,不得人心。而史朝义性情谨慎,待部下将士多有恩情。史思明僭称皇帝,立辛氏为皇后,但立太子一事却迟迟不决。按理长子史朝义应为太子,史思明却坚持欲立辛氏所生的史朝清,遂使父子关系产生隔阂。这次史朝义进攻陕州连连失利,史思明借此口实杀长子而立次子。史朝义明白自己的处境,便先下手为强,伙同心腹将领骆悦、蔡文景等密谋后,半夜闯进史思明军帐,将史思明缢杀。史朝义急速带兵返回洛阳,自称皇帝,改年号为“显圣”,罗袁交又秘密派人到范阳杀死辛氏与史朝清。史朝义又在范阳,大开杀戒,残酷镇压了一些史思明旧将,叛军内部的实力大为削弱,争权残杀,数月不息。

太上皇(玄宗)与肃宗在宝应元年(762)4月,相继驾崩,代宗即位。代宗于10月命雍王(李适,即德宗)为天下兵马元帅,统率大军讨伐史朝义。代宗想用郭子仪为副元帅,又被宦官程元振和李辅国进谗阻止。最后,以仆固怀恩领诸军节度行营副元帅,辅佐雍王。部署停当,官军分三路合攻洛阳,连战连胜。史朝义带几百骑兵逃到黄河北面,与援兵会合,重整旗鼓再战,又遭大败。眼看大势已去,史朝义只有继续北窜逃命。而在河北的叛军将领,纷纷上表请降。在,穷途末路之下,广德元年(763)正月史朝义自缢身亡。

安史之乱平定之后,唐朝廷代宗对有功将士,封赏官爵财物,大加表彰。鱼朝恩在洛阳再度收复后,已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封冯翊郡公。他所监领的神策军,一度移驻汴州(今河南开封),不久,又回到陕州驻扎。在整个平叛战争中,对行军布阵知之甚少的宦官,受命监军,节制将帅,临战瞎指挥,招致不应有的失败,代宗皇帝不加以追究问罪;及至论功行赏,鱼朝恩又高过大将。

虽然安史之乱平定了,但是战争并没有结束。这时的唐王朝,黄河南北历经战火洗劫,人口锐减,经济残破,民不聊生。面临唐王朝内部急剧衰落的局势,边疆地区的战争警报也频繁传来。边疆空虚,吐蕃贵族便借机入侵,攻占城邑,掠夺财物、人口和牲畜。广德元年(763),吐蕃军队占领了河西、陇右地区之后,仍继续东进。紧急警报不断传到京城,却被大宦官程元振扣压下来,不向代宗呈奏。是年10月,泾州(今甘肃泾川)、州(今陕西彬县)又被吐蕃攻陷,奉天(今陕西乾县)告急,代宗这才得知真情。形势危急,代宗即刻下诏以雍王为关内兵马元帅,起用郭子仪为副元帅,紧急征兵抗击吐蕃。郭子仪闲处已久,部下兵将早已离散。仓促之际,他只带20名骑兵赶到成阳。吐蕃骑兵此时已向南进至武功。郭子仪派人火速入京请兵,又被大宦官程元振所阻,不能入朝见代宗。吐蕃前锋兵马于10月7日,渡过渭水便桥,直指京城。代宗闻报后惊慌不知所措,急急带着雍王等人出城向东避乱。代宗第二天奔至华州(今陕西华县)。地方长官见闻吐蕃大军进犯京城。早已逃得影踪不见。跟随代宗的禁军将士,在军需粮草耗尽,受冻挨饿。

慌乱危急的时刻,鱼朝恩带着神策军,从陕州赶到关中。代宗和随行人等在神策军的护卫下,匆忙驰向潼关。

鱼朝恩监领的神策军,原本是边防军,是玄宗天宝年间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为抗御吐蕃,在临洮(今甘肃临潭)之西的磨环川所设置,由成如担任军使。安禄山起兵叛乱后,神策军将士千余人在卫伯玉率领下,奉命东调。神策军的旧地,不久即被吐蕃所占领。神策军在陕州长期驻扎下来。卫伯玉调任后,一度由大将郭英义兼统。后来郭英义入京任职,神策军便归监军使鱼朝恩统率。

代宗在潼关东下到陕州避乱时,官军散兵大多在商县(今陕西商县)一带。郭子仪派人到商县招集,很快集合到几千人马。郭子仪用声东击西的策略,骚扰进入长安的吐蕃军队。不几天,吐蕃兵便惶然不得安宁,西撤而去。

鱼朝恩带神策军在12月26日,护卫着代宗返回长安。郭子仪率京城百姓和将士迎驾于沪河边。代宗慰劳道:“没有早日任用你,所以才有这场祸乱。”代宗回宫,鱼朝恩以迎奉护驾功劳,被任命为天下观军容宣慰处置使,获得赏赐无数。神策军被升格为皇帝禁军,仍由鱼朝恩典掌。至此,鱼朝恩既总监天下军队,又亲领宫卫禁军。鱼朝恩一个宦官头子掌握如此大的军权,权势无人可比。

代宗帝自安禄山叛乱之后,对节度使不再完全信任。又迫切需要一支直属自己的军队,既能担负宿卫宫廷之任,又能征讨拥兵朝廷央的地方节度使的这样的一支军队,仅靠招募是不行的,必须找一支建置完整战斗力强的军队,调走其原来将领,由忠于皇帝的人来统率,将地方部队变为皇帝的嫡系亲军。值逢这次吐蓍入寇京城,鱼朝恩统领的神策军适得其选。神策军升格后,与原先的禁军有很大不同,它不仅保卫京城,而且真正成为皇帝直属的具有野战能力的部队。后来,京城西北的好、麟游、普润、兴平、武功、扶风、天兴等地划为“神策行营”,作为驻防地区。到德宗时,神策军扩充到15万人,超过了任何一个地方节度使的兵力。

仆固怀恩在平叛战争中跟随郭子仪,先后在山西、河北等地破敌立功。唐朝借西域回纥兵收复两京,也赖仆固怀恩与之联络交往。仆固怀恩又将女儿嫁给回纥登里可汗为妻,深结友好。肃宗以仆固怀恩军功显著,任其为朔方节度使,封为大宁王。仆固怀恩为人雄略少言,性情刚决。他的一个儿子曾战败降贼,被他大怒处斩。另一个儿子仆固埸,英勇无敌,军中号称猛将。仆固父子的蕃汉劲卒,作战勇猛,功勋卓然。史朝义败亡后,仆固怀恩受诏送回纥可汗回国,途经太原时,河东节度使辛云京知道仆固的军队纪律不严,担心受到袭击和抢掠,便没有敢慰劳迎送。仆固怀恩心中大为不快,就上奏朝廷,不获下文。辛云京与来到太原的宦官骆奉先结好,上奏肃宗巫告说仆固怀恩有反叛之心。代宗听后只是得过且过,下诏为双方调解和好。仆固怀恩大失所望,想到自己一家战死沙场多达46人,功大不但没受特殊奖赏,反而遭人谗言陷害,皇帝不究情由,也不为他清洗恶名,不由得让仆固怀恩满腔怨愤。不久,吐蕃骑兵侵犯京城,仆固怀恩接到肃宗皇帝诏命,仆固怀恩也不派兵勤王救驾。相互之间的嫌怨猜疑便进一步加深了。

仆固怀恩于广德二年(764)正月,公开反叛朝廷,派其子仆固埸袭击太原,被辛云京击退。仆固埸又带移兵包围榆次,2月,仆固埸在7月被其部下杀死。仆固怀恩带着300人逃到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7月,他勾结回纥、吐蕃军共10万人马,来攻长安。代宗任命郭子仪为关内河东副元帅,带兵抗击。两军相遇于奉天,仆固怀恩的将士一见郭子仪的大旗,不战而散。

仆固怀恩于第二年9月,又勾结吐蕃、回纥、吐谷浑的军队进犯长安,当进军到京城西面的周至时,突发急病而死。他的部将张韶继续进军,包围了泾阳。镇守泾阳的郭子仪,命令部下坚守待援,他自己单枪匹马,劝说厨纥可汗之弟药葛罗的人马退回。吐蕃王听到消息,连夜拔营撤兵。郭子仪又一次解除了京城的危急,平息了仆固怀恩的叛乱。

鱼朝恩在平定仆固怀恩叛乱中,一些部将立有军功。但与平定天下,位居第一的郭子仪是不能相比的。特别是郭子仪赶走吐蕃兵,收复京城,使唐王室得以再度安稳的大功,鱼朝恩心里妒忌又惭愧。他借机在代宗面前诽谤贬低郭子仪等大将,又想以自己统率的军队护卫代宗出幸河中(今山西永济境内),远避吐蕃兵锋的威胁。皇驾迁幸是件大事,引来朝臣的议论。一天早朝,百官立班许久,阁门迟迟不开。朝臣们正在猜测议论之际,鱼朝恩带着十余名禁军,手持刀剑开门出来,大声宣布:“吐蕃接连进犯京畿,皇帝欲行幸河中,以避不测,敢问诸位意见如何?”公卿大臣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刘给事一个人出列抗声道:“眼下大军云集京城,不齐心协力抵御蛮寇,反而逼迫皇帝抛弃宗庙社稷,蒙尘受辱,你这不是想造反?”鱼朝恩大吃一惊,满面沮丧,悄声退出。过了一会,代宗皇帝才上朝听政,与大臣商议军情。正在议论时,传来郭子仪退敌的捷报。代宗大喜,却把迁幸河中的事搁置不提。

自从鱼朝恩受宠得志后,他总想加害于郭子仪,多次在皇帝面前造谣中伤,代宗却不大理睬。没过多久,郭子仪父亲的坟墓被盗挖。盗墓贼也没有被捉住。对于此事,朝野议论纷纷,都认为是鱼朝恩指使人干的。连代宗深为担忧,怕郭子仪因此事而反叛。郭子仪对此事虽然恨之入骨,不和鱼朝恩公开反目。郭子仪从泾阳回京入见代宗,代宗好言表示安慰。郭子仪流泪答道:“臣长期在外带兵征战,没能很好地制止部下毁坏别人家的坟墓,现在有人挖了臣先父的坟墓,这是上天对臣的谴责。”郭子仪胸怀大局,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避免了局势出现波动,消除了人们心中的忧虑。

鱼朝恩有一次约请郭子仪赴宴。宰相元载知道后,派人传话给郭子仪说:鱼朝恩想借机害你。郭子仪的部将知道后,要求内穿铠甲随从前往保护他。郭子仪说:“我是国家大臣,鱼朝恩没有皇帝的诏令,怎么敢加害于我?诸位不必担心。”郭子仪去的时候,只带了几个家僮。鱼朝恩见此情形,问道:“郭将军怎么只带这几个随从?”郭子仪最后说:“你请我赴宴,是出于一片诚意,特地减少随从前来。”鱼朝恩听后,既感动又惭愧,流下眼泪赞叹道:“郭将军真是有德行之人!”

自从鱼朝恩得到皇帝的信任恩宠后,身价地位日益显高。他并不满足于恃权干政,还装出一副斯文模样。他把一批巴结附会的儒士和轻薄文人网罗在自己门下,讲论经籍,炮制文章,自夸是群臣中无人能比、文武兼备之才。他大言不惭的自我吹嘘,居然骗取了皇帝的信任。永泰(755—756)中,代宗诏令鱼朝恩主管国子监事务,兼鸿胪、礼宾、闲飞龙、闲厩使等职,被封郑国公。

国子监是古代教育管理机构的最高学府,所管理的官学有国子学、太学、四门馆、律学、书学、算学等。国子学招收三品以上贵族官员子弟入学,太学招收五品以上官员子弟;四门馆招收一般官员子弟及有才能的平民子弟。学生入学后要学习经典《周易》、《尚书》、《周礼》、《仪礼》、《礼记》、《毛诗》、《左传》、《公羊传》、《谷梁传》和《孝经》、《论语》等。律学培养司法人员,书学培养书法人才,算学培养算术人才。以上这些经典和专门学问,都有专职的博士官和助教负责传授教习。然而鱼朝恩的学问知识,充其不过是个半瓶子水。他身为阉臣,本是在宫内供驱使的“家奴”角色,按规定要受一定程度的教育,学习众艺。他要到最高学府来升堂讲经论道,无疑是让人耻而笑之。皇帝这种令斯文扫地的怪诏令,致使朝中文武大臣可笑而不敢言。

鱼朝恩第一次到国子监讲学时,代宗特下诏令,让宰相、百官、禁军将领集合前往,由京兆尹负责安排宴席,让内教坊的宫廷乐队和舞伎前去助兴。另有大臣子弟200余人穿上官服,排列在走廊上充当附读学生。如此宏大威风场面,使鱼朝恩越发感到自己不同凡响。代宗随后又赏赐万贯金钱为本金,放债收息,作为附读学生的膳食费用。代宗的恩宠,为鱼朝恩开了一个恶例。鱼朝恩以后每到国子监,总带着几百名神策军兵士,前呼后拥招摇过市。京兆尹照例要负责张罗酒席饭菜,一次就耗费数十万钱。可鱼朝恩还经常显出不满意的神色,有时扫兴而去。

代宗召集大臣商议朝政事务时,鱼朝恩总要强词夺理来羞辱众人,借以显耀自己的优越地位。宰相元载是个好学博识善于言辩之人,对鱼朝恩的蛮横是,保持沉默。只有礼部郎中相里造,殿中侍御史李衍敢于同鱼朝恩争论,从不买他的帐。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大,鱼朝恩便想更换执政大臣来震慑朝廷。一天,他把群臣召集到尚书省大堂,用不可一世的口气讲道:“作为宰相,应当调和阴阳,抚慰百姓。但是现在不断有水旱之灾,京城周围驻扎着几十万军队,给养的运输很成问题,连皇帝也睡不安稳。宰相是怎样辅佐天子的?还不趁早让位给有才能的人。你们为啥都不作声,等什么!”

大多数官员心怀忧惧,连脸色也变了。几位宰相听了,都低头不语。只有相里造走到鱼朝恩面前说:“阴阳不和,谷价上涨,都是你这位观军容使搞的,与宰相有什么关系?那么多军队屯集着不予遣散,所以老天爷降下灾害以示警告。现在京城并没有什么大事,朝里军队完全可以维持镇守。但却驻军几十万,搞得粮饷给养不够,百官家里也没有足够的粮食,这都是你这位观军容使造成的。宰相只是发布文告,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的责任而归罪于他们?”

鱼朝恩听后十分恼火,无言反驳,便恼羞成怒地说:“你们这些官员结成党派,想加害于我。”说完拂衣而去。鱼朝恩过了一段时间,借故将李衍贬职,以此来威胁相里造和群臣。企图更换执政宰臣的阴谋未能得逞,又被相里造当堂顶撞,总想要寻机会发泄淫威。自安史之乱爆发后,京城一度曾被叛军占领。国子监的大堂颓坏,许久也没有维修。永泰元年(765),国子监祭酒(国子监长官)肖昕上奏请加以修复。第二年8月,大堂修复完毕,刚好正赶上国子监学生入学,举行祭祀孔夫子的释菜礼式。鱼朝恩手里拿着一卷《易经》升座讲学。朝臣百官都在痤中,他故意挑选了其中“鼎折足,覆公悚(鼎内的食物)”两句,反复解释这两句话说的是鼎足折了,食物从鼎内倒了出来。以此来比喻讽刺宰相不胜任其职而坏了事。坐在下面听讲的宰相王缙,心里很不是滋味,满面怒气。而元载却若无其事,满不在乎。鱼朝恩离开国子监后对人说:“听了不合心意的话,发怒是人之常情,而面带笑容却实在是深不可测。”这些话传到元载耳中后,心中明白鱼朝恩是故意给他吹风,但还是隐忍下来,等待时机再图报复。

最受鱼朝恩信任重用的神策军都虞侯刘希暹身材魁伟,长于骑射,受封为交河郡王。神策军兵马使王驾鹤为人宽厚谨慎,受封为徐国公。鱼朝恩受皇帝宠信掌握神策军,他手下的一些将领也倚仗威势,胡作非为。刘希暹向鱼朝恩献计,在军营中设置监牢,暗中纵容一些地痞流氓,捏造罪名告发京城中有钱的人户,抓起来交给司法小吏审讯拷打,随便判处一个罪名,把他们的家财没收到神策军中。这些无辜的人遭诬陷判罪,或蒙冤而死,京城人称之为“入地牢”。万年县的捕盗小吏贾明观,投靠鱼朝恩,随便抓人,敲诈勒索,积聚了上亿的不义之财,但却无人敢揭发上告。鱼朝恩一伙聚敛不知有多少黑心钱财了。

作为宦官是受了阉割丧失生育功能的人,但这类畸型人物仍然娶妻或收养义子。鱼朝恩有个养子叫令徽,年岁不大,在宫内任内给使。按照唐朝的官制规定,内给使没有品级,地位低下,穿绿色衣服。这种地位低下又年纪轻轻的小人,自然不被别人看重。因此,鱼令徽与其他宦官常发生争执,心中气忿不过,便向鱼朝恩诉说。第二天,鱼朝恩带着这个养子朝见皇帝,奏言道:“臣儿令徽官位太低,常受人欺侮,希望陛下能让他穿上金紫衣服。”代宗听了还没有回答,就有内廷太监捧上来一套三品高官穿戴的金紫衣服。鱼朝恩竟不等代宗发话,一把拿过来让养子穿上,然后磕头谢恩。代宗勉强笑着说道:“小孩子穿上这套衣服,看来很合适,这样就称心了吧。”鱼朝恩带着养子,得意地退出朝堂。代宗虽然口头上没有回绝,但心中是不高兴。鱼朝恩这种狂妄自大的形态,致使皇帝产生疑虑和防范心态。

鱼朝恩象所有的佞幸小人一样,要想作威作福,就必须时时讨取皇帝的欢心,否则,不能保持得到恩宠和权势。代宗是位非常迷信的皇帝。宰相王缙、元载、杜鸿渐也都是信佛的人,尤其是王缙,吃素不食腥荤。代宗曾问宰相:“佛教言因果报应,果真有吗?”元载回答说:“国家兴旺发达,靠早种福业,不然何能达到。福业已定,即使有小的灾难,也不会造成太大后果。之所以,安禄山、史思明相继作乱,被其子所杀。仆固怀恩勾结外敌入侵,结果中途病死。回纥,与吐蕃几次兵犯京城,最后都不战而退。这都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怎么能说没有报应呢?”代宗听了元载答语之后,对佛教深信不疑,经常在宫中设宴优待和尚,遇到战事,便让和尚焚香讲经,以求消灾。鱼朝恩见代宗如此笃信佛事,便投其所好。鱼朝恩有一所皇帝赏赐的别墅,在京城通化门外,里面有花园水池,景色优雅。鱼朝恩在大历二年(767)7月,上表代宗,愿将这所别墅奉献出来,为章敬太后祈求冥福。章敬太后是代宗的生身母亲,本姓吴,幼年时因其父坐罪身死而被没入宫中为宫女,长大后被玄宗皇帝选取赐给肃宗(时为皇太子),一年后生下皇孙。不幸的是,吴氏在儿子18岁时,因病而亡。直到代宗即位后,郭子仪等人上奏,请为吴氏追尊谥号“章敬皇后”,在建陵与肃宗之陵合葬。

鱼朝恩的奏请得到了代宗准许,下令将别墅改建为佛寺,取名为章敬寺。得到皇帝允准后,鱼朝恩便放胆大兴土木。材料不够,就将曲江的馆舍、华清宫的楼榭,京城一些官署的房屋以及将相的旧宅拆掉,总共花费了上亿的钱财。如此不惜工本,劳民伤财的做法,自然会引起大臣的议论。进士高郢先后两次上书,批评这是“费财求福”,造成朝野一片怨声。高郢的上书,自然被迷信佛教的皇帝所否决。章敬寺建成后,代宗亲自前去烧香礼佛,并剃度和尚尼姑上千人,赏赐胡人和尚不空法号为“大辩证广智三藏和尚”,给予其公卿的俸禄。不空和尚对鱼朝恩极尽巴结附会、阿谀逢迎之能事,他有时见到代宗,便说鱼朝恩是佛徒的化身。鱼朝恩因此更加骄横,盛气凌人,朝廷大臣经常受到他的嘲笑侮辱。宰相元载起初曾与鱼朝恩勾结过,后来受不了他的狂傲侮慢,从而互不相往。

一面讨好皇帝,一面揽权干政,是鱼朝恩的手段。他掌握神策军,人马众多,待遇优厚,鱼朝恩在大历四年(769),奏请代宗将京城西北的好几个州县划归神策军所属,代宗也予以批准。鱼朝恩自认为天下之事少不了他,就勃然发怒说:“国家的事情难道不经过我吗?”这些狂妄至极的话,不断传到代宗的耳朵里,可始终没对鱼朝恩采取过一系列措施。

唐朝代宗帝36岁即位。他经历了凶险不测的宫廷权力斗争和平定安史之乱的长期磨练,养成了操纵全局、驾驭群臣的权术心计。代宗皇帝在处理宦官问题上的态度不断变化。

在收复东西两京,平定安史叛乱的战争中,代宗担任天下兵马元帅,建立了功勋,因而得以被立为皇太子。在太上皇玄宗和肃宗相继病亡的一个月中,肃宗的张皇后因为自己没有亲生儿子,曾密谋废掉皇太子,改立肃宗的次子越王李系,结果被掌握禁军的宦官李辅国和程元振抢先一步,张皇后及越王李系都被杀死。肃宗很快病逝,李辅国和程元振扶持皇太子登上帝位。

唐代宗即位之后,对李辅国恃功骄横的行为,表面上不露声色,反而给他加官封赏,又重用程元振对李辅国进行限制,将其逐渐架空起来。几个月后一天深夜,有几名“强盗”闯入李辅国家中,将他杀死,割下脑袋扔进茅坑里,砍掉右臂送到玄宗的泰陵(今陕西蒲城境内)祭告。

李辅国被除掉后,程元振取代其地位,也是骄横专权,不可一世。在广德元年(763)吐蕃进犯京城时,代宗仓皇出奔陕州避乱,程元振掌握的禁军溃散逃离,结果让统领神策军的鱼朝恩得了个护驾有功。程元振变得无智无勇,不能再作威作福了。这时,朝臣纷纷上奏痛陈时弊。太常博士柳伉上书建议道:“必欲存宗庙社稷,当独斩程元振,驰告天下。”代宗便下诏削去程元振的官爵,放归还乡。但程元振仍贼心不死,企图发动政变,受到朝臣弹劾,被流放溱州,在行至江陵中而死。

鱼朝恩继程元振死亡而手握禁军,势倾朝野,他上奏皇帝,一定要得到皇帝允准,朝廷大事不让他参预过问,就口出狂言,便招致皇帝的猜忌。鱼朝恩傲视公卿大臣,对不巴结附会他的人百般侮辱,甚至贬官流放,便招致了朝臣的忌恨,君臣共愤。

宰相元载,早就窥察出代宗已对鱼朝恩心怀不满和厌恶。他找机会进言,请求除去鱼朝恩。代宗帝吩咐元载暗中设法,不动声色地将其除掉,事成之前不可泄露机密,免得引起意外麻烦。皇帝君临天下,至高无上,要去掉一个宦官,竟要这般秘密行事,可见鱼朝恩的权势之大,气焰之狂。同时也可以看出代宗是个阴沉凶狠的皇帝。

在肃宗时元载专掌财政大权。代宗即位后,元载用贿赂手段交结宦官董秀,随时探察代宗的心意,因而承迎顺旨,深受代宗的信任。元载是个贪权之人,当上宰相后,担心朝臣直接上书皇帝,指斥他的专权不法行为,便借皇帝的谕旨告诫百官:有事必须先报告宰相,由宰相上奏皇帝。刑部尚书看破其中奸私,直接上奏指出元载的这种做法,是想堵塞言路,蒙蔽皇帝。元载知道此事后,心中怀恨,就向代宗奏本声称颜真卿诽谤朝政,代宗急下诏令将颜真卿贬官到峡州(今湖北宜昌市)。

元载对鱼朝恩经常侮慢欺凌宰相的蛮横狂妄心怀怨恨,也对鱼朝恩势倾朝野的显赫地位心存妒羡。鱼朝恩手握军权广结党羽,连代宗皇帝也不免耽心,至于元载自然不敢轻易招惹他了。等到代宗将筹划行事的密旨给予之后,元载心中暗喜,向代宗保证说:“陛下只要专门交给臣来办,肯定能够成功。”元载首先从收买鱼朝恩的亲信党羽入手。陕州节度使皇甫温统兵在外,是鱼朝恩的心腹之一,也是鱼朝恩防备不测的外援。射生将周皓是鱼朝恩的另一亲信,每天鱼朝恩上朝时,由周皓带百余名将士随从护卫。元载不惜重金,先将这两人收买了过来。这样,鱼朝恩的一切阴谋言语,元载都能及时知道,报告给代宗。而鱼朝恩都被蒙在鼓里。

元载在大历五年(770)正月,向代宗奏请将凤翔节度使李抱玉调任山南西道节度使,再以皇甫温为凤翔节度使。这表面上是加重了皇甫温的权位,实际上是让他靠近京城作为元载的助手。元载又奏请将、虢、宝鸡、周至等州县划归李抱玉管辖,而以兴平、武功、天兴、扶风等地划归神策军。鱼朝恩喜于自己的地盘得到扩大,完全不知其中的计谋所在。鱼朝恩的亲信刘希遏感觉皇帝的做法另有意图,便急忙向鱼朝恩密告,鱼朝恩听后也心生疑惑,感到害怕。他每次见到代宗时,见其态度一如往常,对他的恩礼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隆厚。

皇甫温于2月奉命从陕州来到京城,元载将他暂时留在长安,没让他急着前往凤翔就任。元载借此机会与皇甫温、周皓秘密商议除掉鱼朝恩的具体行动。商定之后,元载向代宗请示,代宗告诫他说:“千万要谨慎行事,不要反受其祸啊!”郭子仪也密奏给代宗:“鱼朝恩曾经联络华州刺史周智光为外应,再加上他长期执掌禁军,如果皇上不早作防备,必定会弄出大乱。”

寒食节(3月10日),代宗这天在宫中设宴招待皇室亲贵和执政大臣。元载则在中书省公堂上等侯。宴会结束之后,正当鱼朝恩准备返回神策军营时,有内侍传诏说皇帝要留他商议政事。鱼朝恩身体肥胖,行走迟缓,所以经常坐着小车子进宫。代宗帝在朝堂上听见鱼朝恩的车子声由远而近,便正襟端坐。鱼朝恩一进门,代宗就厉声责问他为何要有负恩德,图谋不轨。鱼朝恩还不知道大祸临头,依然态度强横,言语不逊,为自己辩白。代宗皇帝不等鱼朝恩说完,一声喝令,早就埋伏在殿堂两侧的周皓、皇甫温等人一拥而上,将鱼朝恩捆绑起来。代宗当堂历数了鱼朝恩罪状,立即下令周皓等人将其缢杀。猖狂一世、49岁的鱼朝恩在宫中立即被缢杀。代宗为防止神策军生变,特令隐瞒真相,下诏罢免鱼朝恩的观军容使等职务,所任内侍监不变,又增加封户600,接着向外诈称鱼朝恩受诏之后自缢身亡。鱼朝恩自杀的消息传扬开去之后,代宗才下令将其尸体送归家中,并赏赐600万钱作为丧葬费用。又过了一段时间,代宗给鱼朝恩的亲信党羽刘希暹、王驾鹤加官御史中丞,下诏安抚神策军将士道:“北军将士,都是朕的部属,一切不变。全体将士无需忧虑担心,朕今后亲自统帅北军。”经过代宗一番煞费苦心的安排和善后措施,终于使得局势没发生大的波动,基本上稳定。

鱼朝恩的亲信党羽刘希暹,心中明白自己和鱼朝恩一样受到皇帝的憎恶,常怀惶恐,言语多有牢骚不逊,被王驾鹤上奏告发。代宗下令将其逮捕,赐死在狱中。朝臣中与鱼朝恩关系密切的礼部尚书裴土淹、户部侍郎第五琦,也都受到贬官处分。在万年县捕盗小吏贾明观,由于贿通了元载,被流放到洪州(今江西南昌市)当衙役。当贾明观离开京城时,数万名百姓怀揣砖头石块,候于路旁准备迎头痛击,被元载派人阻止。贾明观在洪州当差两年后,被新任观察使路嗣恭下令乱棍打死。

鱼朝恩(722—770)唐代宦官,生性狡黠,略通书计,善宣纳诏令。肃宗时担任监军。乾元元年(758),九节度使讨伐安庆绪,鱼朝恩任观军容宣慰处置使。广德元年(763),吐蕃兵犯长安,代宗出奔陕州,鱼朝恩率神策军护驾有功,升为天下观军容使,并执掌神策军。后又兼领国子监、鸿胪、礼宾、内飞龙、闲厩等职使,封郑国公。居功恃宠,专横跋扈,干预政事,欺凌宰臣,多次中伤功臣郭子仪。贪残不法,于北军中置狱,诬陷京城富户,抄没其家财,民愤极大。鱼朝恩专权骄横为代宗所难容,宰相元载奉密旨收买其亲信党羽周皓、皇甫温等人,利用寒食节宫中宴会之机,将其抓捕缢杀。

由此可见鱼朝恩在唐朝代宗帝执政时期,因乱而立功得志、猖狂而横行,终于落到可耻下场。

贵州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呼市治痤疮哪家医院治好

惠州胎记医院

杭州看阳痿比较好的医院